追蹤
黃丁盛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攝影‧租片‧演講‧旅遊企劃‧電話:02-2521-5401‧e-mail:ed8407@yahoo.com.tw 、 ed8407@gmail.com
  • 2247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7

    追蹤人氣

桃園攝影雙月刊2010年3/4月號專訪
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訪世界旅人、資深攝影家-黃丁盛老師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時間:99年2月2日下午2:00-4:0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地點:黃老師工作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述:黃丁盛老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整理:王蒙陽 游淑敏 徐碧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

前言
        走進老師工作室時,眼睛為之一亮,不自覺的【哇】了一聲!真是個美麗又奇異的天地,這裡展示了世界旅人-黃老師遊歷世界五大洲八十餘國,費心收集的特有紀念品,木雕、瓷盤、陶像、劍器、飾品、面具、旗幟…等等,媲美一座小型博物館,琳瑯滿目,令人目不暇給。黃老師熱心介紹一些具有特殊價值紀念品的來龍去脈,真讓人神往。


拍攝節慶的秘笈?

       
問:老師拍攝民俗節慶,不但經驗豐富,且作品張張精采。到底如何在人多紛雜的場景中,拍攝到想要的畫面?

        基本上攝影者站的位置非常重要,相機鏡頭的位置,就是觀眾的眼睛,不同的角度,會讓人領悟到不同的震撼力!要拍出人潮洶湧的畫面,就要站在較遠的地方,即所謂的「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」,如果把自己置身於人群中,動彈不得,就拍不到壯觀的畫面。

        要拍好節慶作品實非易事,以拍攝西藏哲蚌寺的曬大佛(圖一)為例,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唐卡大佛,要拍這個節慶頗不容易,除了做好行前規劃,掌握慶典時間外,還必須克服種種的困難,如路途遙遠、交通管制、如何與公安溝通…等等,才能順利帶著重重的攝影器材,突破重圍,順利抵達會場,並及時拍攝到第一道曙光。


 (圖一)民眾的角度觀看 -- 西藏哲蚌寺曬大佛。

        我拍照時,喜歡運用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詮釋,因為角度的變換,會帶來不同的視覺感受。例如拍攝大唐卡,可以用觀眾的角度來拍攝,也可以走到唐卡上方以大佛的角度來看世界(圖二);拍照的角度愈多樣,述敘的故事內容就更多采多姿。
  
(圖二)以唐卡大佛的角度來看煙霧漂緲的人間。

        至於帶攝影團拍風景與節慶的差異,在於風景屬於靜物攝影,可以在一個定點,讓大家把腳架架好,再從每個人的觀景窗逐一指導,這樣的優點是大家都可以拍到不錯的照片,缺點則是作品幾乎是大同小異,洗出來的作品甚至於分不出是誰的。


        拍攝節慶則不然,在拍攝前當然會先講解、提供經驗及注意事項,譬如在高海拔的地方不能太衝動,要注意身體適應狀況;要入境隨俗、學會尊重…等等,而後則各自活動,找尋自己所要的題材和角度。這樣拍回來的作品,五花八門,每個人都不一樣,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手法,呈現出不同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  攝影技法萬變不離其宗,在國內、國外拍照皆同,拍人像、建築….亦復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 攝影作品,無論是要參加比賽、投沙龍、做報導、辦展覽或是出版著作,你要以強而有力的圖片去說服人家,要不然評審為何要給你高分?民眾為什麼要來看你的展覽?為什麼要買你的書?就是你要有自己的想法或看法,那就是攝影的精華所在!


以攝影為職業?

   
選你所愛,愛你所選」。 如果想選擇攝影當你的職業時,要先確認自己是否熱愛這份工作?因為攝影賺不了大錢!但如果經營得當,也是一份快樂的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從事攝影創作與其他藝術相較之下是比較辛苦的,因為攝影必須親臨其境創作,可是它能讓你得到更多的體驗;例如欣賞壯觀的山岳、漂亮的雪景、奇幻的沙漠攝影作品!一般人只會讚賞它們的美,但如果你曾經去拍過照,就會在感嘆山的壯麗外,還會感受到稀薄的空氣;除了欣賞沙痕的美,你會想這溫度是幾度啊?看到冰川,就想到酷寒的氣候。除了讚嘆美景外,你會有更深層的感受、佩服拍照者那種隱身在背後,一般人所不知道的歷練跟考驗!這不只是美感的收穫,也是親臨其境才能帶給你的感動!

        攝影幾乎沒什麼年齡限制,可以從年輕拍到年長,在人生的每個階段,都可藉由攝影享受到不同層次的快樂。喜歡拍照的人,因為要經常運動,身體大都很健康;外拍時,常見同好才剛從高處下來,卻又再迅速飛奔上去,就為了拍攝不同的光線變化,這無形中也是在健身、鍛鍊體力,體力對攝影人而言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 此外,身心調適訓練也很重要,如高山症、時差、飲食…等的適應。

        記得20幾年前,我第一次上合歡山拍照,同行的同好都沒有異樣,我卻頭痛得不得了,經登山客告知才曉得是高山症作祟;心想身為熱愛攝影的工作者,如果連在合歡山都會出現問題,那世上比合歡山更高的諸多美景,我如何消受?所以一定要想辦法去克服。另外,猶記得1991年;第一次到夏威夷,因時差的關係,晚上睡不著,白天打瞌睡,再美的東西都無法欣賞。

        但現在,無論到哪裡,我已經都調適得很好,可以克服5千多公尺的高山反應、日夜顛倒的時差、安逸地坐在飛機小小的座位上十幾個小時、可以享受豪華美食或以最簡單的食物充饑、可以住五星高級飯店或睡簡易帳篷(半夜還有狒狒、猩猩來拜訪你)。

        兼容這麼大的落差,這不是人生很棒的體驗嗎?不過,冒險時必須注意安全;雖云:「不入虎穴、焉得虎子」,但要入虎穴之前,也要懂得先保護自己。   


如何克服天候?

       
老天爺的臉色永遠都好看 。〝一期一會〞是我拍照的座右銘。何謂一期一會?不管到那個地方拍照,尤其是國外,我都把它認為是我一輩子在這裡唯一的一次拍照機會。這樣有什麼好處呢?

        第一,你不要想待會兒可能會更好,或下一次來會更好。既然有機會在這裡,就接受它所有的客觀條件,因為天氣是無法控制與掌握的。所以無論晴天、陰天、雨天、順光、逆光,我都把它認為這就是我唯一一次可以拍的機會。
      出去一趟旅行,我喜歡拍攝多樣化的東西,世界上有多少東西要看哪!大自然的風光,豈止是日出、日落而已!還有許多有關人文、建築的…太多太多的題材,所以一定要用心把握當下把它拍好,珍惜每一次的際遇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,老天爺的臉色永遠都好看,不管當下是怎樣的天氣,這時你所遇見的就是一個機緣,是你跟這個建築物的機緣,是你與這個人的機緣,老天爺給你這樣的光線和天氣,你要怎麼拍?攝影人就應該去思考主題的意義與故事。
       例如義大利威尼斯嘉年華會,白天清朗的光線可以拍到亮麗的一面,可是我最喜歡的卻是日落之後那種昏暗的光線,用慢速快門加閃光燈拍攝,讓人物產生晃動影像,背景淡紫色天空隱約可見,散發出一種神秘的氛圍(圖三),照理說這是一般所謂不好的光線啊,但其實創作都是在一念之間。當然,這需要有一定的攝影技術配合,才能隨遇而安,創作信手拈來!


 
       (圖三)昏暗光線裡晃動的影像,具有〝歌劇魅影〞般的神秘氛圍。

 陰天有陰天的情調,起霧有起霧的美感,有時雨天也能拍出特別的照片。舉個最極端的例子,我曾在兩個颱風期間拍攝節慶活動,一次是1992年頭城搶孤(圖四)正好碰到寶莉颱風;當年搶孤選手爬竿特別困難,爬一半就滑下來,全身泥濘地一次又一次賣力攀爬,是我拍過最精彩的一次頭城搶孤活動!
 

(圖四)寶莉颱風來襲;搶孤選手依然不畏風雨賣力攀爬。
當然,我也全身淋的濕透;相機掛掉一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還有1994年,去霧台拍魯凱族豐年祭那是一次盛大的聯合豐年祭,可是祭典前幾天的颱風,帶來驚人的雨量,竟然將南台灣的高速公路淹沒好幾個路段(這是台灣高速公路唯一一次淹水),心想大水淹成這樣,活動應該會取消或延期?於是打電話去問,得知活動照常進行,我於是立刻收拾簡單行李,從台北開車一路南下,到了岡山,高速公路淹水;繞抵鳳山,又被積水阻隔;好不容易才行至山區,此時天色已暗,山路沿途盡是大大小小的瀑布及大水衝下來的土石流!真是險象環生,還好小心翼翼地一路平安開進去。
       隔天一早仍然下著毛毛雨,整個祭典場地一片泥濘!幾乎沒有任何遊客,因為大家都想颱風天不可能舉行,結果那一次呈現沒有觀光客全然傳統的祭典,更拍到一些很難得的照片---- 啪一聲!魯凱族勇士們舞蹈時踩踏濺起飛舞的泥漿(圖五)!多麼珍貴、難得的畫面啊!我有許多在惡劣天候下拍到好照片的經驗,回想起來自己都好感動!
這說明天氣不是問題,阻力有時反而是助力,這就是所謂〝老天爺的臉色永遠都好看〞!
 

 (圖五)颱風過後,祭典場地積水、泥濘。
魯凱族勇士激昂舞蹈濺起飛舞的泥漿,真是難得、可貴的畫面。


國外節慶如何拍?

       
在台灣拍廟會與在國外拍節慶,所運用的手法都是共通的,須事先瞭解節慶的過程、形式與意義,有助於掌握拍攝的重點。例如義大利威尼斯的面具嘉年華會(圖六)是源於天主教徒在進入齋戒前的狂歡,因為進入齋戒月,有很多禁忌與限制。中世紀的義大利,是個強盛的海權國家,由於貧富之間的懸殊,貴族與平民的階級意識極為濃厚,每當齋戒月來臨,高傲矜持的貴族們無法拉下身段與庶民一般的恣意享樂,因而戴起面具來隱藏身份,如此一來就可肆無忌憚的縱情享受狂歡的聖宴。愛爾蘭作家奧斯卡.王爾德(Oscar Wild)云:「當人戴上面具時,更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的真面目」,值得令人深思、耐人尋味。


 (圖六)威尼斯的面具嘉年華會,緣於齋戒月來臨前的恣意享樂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歡以多元的方式,來報導系列性的故事。比如說以大景、中景、特寫呈現於系列照片中。很多人拍照節慶,很早就去現場佔位置,然後架著腳架一直拍;我通常不會這樣做;我拍照的速度很快,真的是把握〝快、狠、準〞,所謂快即是1.觀察要快--觀察光線及可利用的地形、地物(車子、椅子、樓上…等等) 2.手法要快--也就是說你已具備熟練的攝影技巧,運用光圈、快門已達爐火純青的地步,拍出來的作品,都能如你所想的;如果拍不出你想要的效果,那攝影技巧就尚須磨鍊。

        好作品有3個基本要求 -- 1. 畫面單純 2. 美學經營 3.主題明確(具故事性)。拍照現場不管場景如何複雜(節慶廟會通常是最複雜的),但是呈現出來的畫面就是要單純化,並要經營構圖、採光、色彩等美學要素。照片是平面的,可藉由拍攝的手法呈現出立體性;例如上下收斂、左右延伸、前後對比、光線明暗…等等。
       然後它的故事性很重要,可以是單張的,可以是系列的;攝影有許多限制,如果單張的敘述力不太夠,系列故事的鋪陳益顯重要。此外,背景的搭配也很重要,比如埃及尼羅河上有〝浮盧克〞大帆船、義大利威尼斯有〝貢多拉〞燕尾船、喀什米爾的達爾湖有〝西卡拉〞小舟…等等,把這些具有地方特色的船當作背景,不只是經營構圖,更要讓人一看即知地點之所在。另外,可以運用不同的拍攝手法,敘述與眾不同的故事,也會帶來不同的視覺衝擊與震撼。


溝通與尊重的重要

   
拍照跟看熱鬧不一樣,學攝影的人,溝通能力非常重要,因為攝影不是悶著創作的藝術。繪畫可以房間裡作畫,雕刻可以在特定的地點創作,可是攝影一定要親臨現場,是人與人、面對面接觸的藝術,尤其是在拍攝人物的時候,溝通更是重要。
       不只在國外,在台灣亦是如此,你怎麼讓人家知道這張照片對你而言是很重要的,讓人家認同並心有所感,而同意讓你拍攝,這就是溝通的能力;若遭對方拒絕,也勉強不得。〝尊重〞是拍攝異地民俗風情的首要條件,一定要入境隨俗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困擾。

        以我拍攝威尼斯嘉年華會為例,在聖馬可廣場,一位象徵天使的女孩,藉著一條繩子要從高二十層樓的鐘塔滑下,密密麻麻的群眾們都在等待這個儀式。我為了呈現完整的儀式,除了算準時間提前抵達外,並觀察可利用的地形、地物,發現廣場旁的總督府樓上的窗戶是一個好的拍攝地點,可是到入口才發現是管制區不能上去,我用很誠懇的態度與管理員溝通,告訴他們我來自台灣,拍回去的照片要刊登在雜誌、報紙上給許多人看,並秀出我隨身攜帶的書;經同意進入之後,發現每一個窗口都被電視台和報社攝影記者佔據了!
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拍攝這項儀式,也沒事先打聽,可是我眼睛這麼一瞄,竟然看到最好的拍攝角度,因為所有當地電視台、新聞記者都站在此處等著拍;後來我與一位當地攝影師溝通,可否讓我擠一下,兩人都可以拍得到,ok!ok!人家說好,終於讓我拍到天使從天而降,背景是密密麻麻群眾的畫面(圖七)
       我是刻意等天使滑到背景是觀眾時才按下快門,讓人家知道這個場景在哪裡,接著再拍攝人群的特寫畫面。我有一直守在這邊拍嗎?當然沒有,這個位置大概只拍了二十分鐘,就拍好我要的畫面;我好不容易通過層層關卡衝進去,也不過拍了二十分鐘就離開了,緊接著去拍下一個關鍵畫面。


 (圖七)事先掌握節慶時程,並迅速觀察拍攝角度;
才能拍到天使從天而降,背景是密密麻麻群眾的畫面。



目前使用的攝影器材為何?

      
  30年來,我使用攝影器材一直都很簡單,未刻意區分拍什麼題材一定要使用什麼樣的鏡頭。早期出門拍照都帶3個機身和3個鏡頭(17m/m、28~70 m/m、70~200 m/m及2x),現在則使用2個機身、2個鏡頭(17-40 m/m、70-200 m/m及2x);出國時為預防萬一,會多帶一台機身當預備用,去年在祕魯安地斯山山脈旅行,人無高山反應,相機卻出了問題,可想而知,去一趟遙遠的國度,談何容易?人在非洲、人在南美,相機掛掉一台,該怎麼辦呢?所以多帶一台機身有被無患;此外,二部機身固定配著2個鏡頭,這樣就可以不須要更換鏡頭,擔心機會快門抓不到,也可避免灰塵跑進鏡頭裡。


背著相機去旅行,就是背著相機在修行

        攝影與其他藝術最大的不同,是創作時攝影人必須背著相機行腳,沿途看見了許許多多不同的風俗民情、不同的價值觀。因為從事攝影一定要親臨其境-背著相機去旅行;旅行的目為何?也就是欣賞、學習異文化,來修正自己的人生觀。因為旅行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文化,藉此去反省、思考、比較,透過這樣的過程,沉澱之後,慢慢的就會發現背著相機去旅行,就是背著相機在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舉三個有趣的例子:在喜馬拉雅山和喀喇崑崙山脈之間拉達克人的婚禮中,新郎戴著高高的帽子,上面卻綁著白布(圖八),他們認為白色代表純潔,這與台灣習俗:紅色代表喜慶、白色用於喪事,確有天壤之別。
       另有一次應斯里蘭卡觀光局邀請去拍他們的佛牙節,節慶在半夜一點多結束,安排入住在以〝原始草屋〞聞名的休閒渡假村,主辦單位為了讓大家賓至如歸,原兩人房僅安排一人入住,草屋上方是空的,八月時季風吹來,感覺很涼爽,但房間裡無電氣用品(為保持原始狀態),沒有照明,僅在床頭擺著兩根白色的蠟燭,在昏暗的夜色裡,輕風拂來,微弱的燭光揺曳著,在這樣的氛圍中,拖著疲備的身軀,只想儘快去洗澡就寢,浴室裡也是一根白臘燭,洗好澡,趕快拉起了被子準備入睡,發現被單也是白色的,此情此景,真會讓人有不寒而慄的想像空間。
       還有一次在尼泊爾的波卡拉,半夜一點多,室友發現外面有音樂聲,叮叮咚咚的好不熱鬧,心想是不是有什麼節慶在進行?於是趕快起床背起相機出門去,結果發現有戶人家燈火通明,有人在彈吉他、有人在唱歌、有人在跳舞、有人在發糖果,經詢才知原來是在辦喪禮,這反差好大,所以在不同的地方,一定要入境隨俗。


(圖八)拉達克的新郎頭戴綁著白布的高帽。


如何拍出令人感動的作品?

        作品要感動別人,先要感動自己。所有的藝術都是從自身出發的,原始的藝術其實是要滿足自我,不是給別人看的,人類包含身、心、靈三部份,自我滿足後,才會去欣賞別人,懂得欣賞別人後,就有了分享,有了分享就演變成一種藝術。回歸到最原始,藝術的價值即是要有自己的風格,意即-與眾不同,如果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,那就和別人一樣;因此,要與眾不同,就是要從自己的角度去看,因為每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,有著不同的成長環境、不同的教育,因此會有不同的價值觀,對題材的選擇、詮釋的角度、呈現的方式就會有所不同。
       當然呈現的方式有其訓練的過程,譬如說光圈、快門要正確…等等,這些技巧差別不會太大,但經過磨鍊後,就會有不同的手法,不同的手法就會有不同的效果;但其中最大的不同則是題材性,就是你所選擇拍攝的題材。

        以我而言,為什麼喜歡拍民俗?因為從小就是拜「王爺公」長大的,小時候媽媽常帶著我去拜拜、逛廟會,廟會有好吃的、好玩的、歌仔戲、布袋戲、舞獅、舞龍...等等,人來人往,好不熱鬧;看著父親參與的「飛龍團」在鞭炮煙幕中奔馳,置身其中的那種感覺好快樂。長大以後學攝影,發現也有人喜歡拍廟會、拍燒王船,這些不是小時候接觸過的嗎?小時候美好的經驗會激發出興趣,有了興趣,會想深入的去瞭解,再加上有特殊的感情,就會更努力的去投入,因而也從當中得到許多成果。從快樂的童年回憶出發、擴散,拍台灣的民俗廟會、到拍原住民的慶典,進而延伸到拍世界各地不同的民俗節慶。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如何賦予影像生命,讓影像感動人心?其實是從自己的內心出發。1981年我就讀大學三年級時,因為之前得過全省美展大會獎,學校因此要我幫忙拍攝大四學長的畢業典禮,在拍攝現場我看到一位媽媽懷抱著小孩,遠望著一群穿著學士服的畢業生,那種期盼「有子當如是」的感覺,當下感動了我,於是不自覺地從這對母子的背後按下了快門(圖九)。
       後來這張照片以「望子成龍」為題,參加了三項攝影比賽,對內得到了大同公司秋季賽(屬〝心象派--大同調〞)的金牌獎,對外獲得1982年全國大專盃(屬〝學院派--報導類〞)及高雄影展(屬〝學會派--沙龍調)的銅牌獎,後兩項攝影比賽的參賽作品皆超過千張;一件攝影作品前後讓三個截然不同風格的攝影派別予以肯定,說明了拍照是出於自發的,能夠發自內心感動自己的作品,通常都能夠感動別人。
       什麼會感動自己?這和自己的成長背景、經驗息息相關。我小時候家裡並不富有,父母所受的教育也不多,但他們總是對我說,只要我讀的上去,再多的學費他們都會想辦法;這句「望子成龍」的話讓我銘記在心,因此當觸動這心底深處的記憶時,感動便尤然而生。
       所以無論是美的感動、刻苦的感動或瞬間的感動,只要有所感動的,不要猶豫,趕緊按下快門,通常能感動自己,就會感動別人;從事攝影的人內心要柔軟、感性、浪漫一些,不要堅硬如石,什麼都不感動。將感情投射在作品中,是攝影人追求的目標。


 (圖九)一位母親懷抱著小孩,望著一群穿學士服的畢業生;
這個畫面觸動了我自兒時就隱藏於心底深處的感動。


攝影不只是攝影-宏觀的攝影觀

        攝影對我來說是個圓心,但圓的大小,是由半徑來決定的。我的書櫃裡有著各類書籍,包含攝影、民俗、節慶、旅遊、建築、歷史、名人傳記…等,攝影人必須廣泛吸收知識,以結合不同領域的東西,把學習的觸角放大,經過吸收、沉澱後,再散發出來,就會有不同的風格。

        攝影人在攝影圈裡,視野一定要放大,若只侷限在攝影這部份有點可惜,拍照不只是拍給攝影的人看而已。以我為例,在演講的領域中,講給攝影人聽的差不多僅佔三分之一,有很多單位,如扶輪社、同業公會、青輔會、救國團、各級學校、公家單位、公司行號…等,他們想知道的不只是如何拍照而已,比如在青輔會和他們談「從台灣看世界」,後來談到「從世界看台灣」;透過教學相長,不斷的成長,思考的方向也會有所不同,相對的也會蘊釀、激盪、延伸出不同的專題出來。

        就我的角度而言,攝影不只是攝影,那麼攝影還可以做什麼?攝影是多方面的,攝影可以是拍給喜歡民俗、廟會的人看(台灣廟會、世界節慶),可以拍給喜歡人類學的人看(台灣原住民、世界的容顏),可以拍給喜歡建築學的人看(國內古蹟、世界遺產),攝影只是我的圓心,攝影的領域必須從圓心儘量輻射、發散出去。對我而言,攝影也不只是拍給當代人看,也想要留給將來的人看,因此照片也要有明確的時空定位。所以當你拍到一定的程度時,一定要思考自己的定位,找出適合的專題來拍,當然找的功夫也是很重要的。


初學攝影三部曲

        
初接觸攝影的人,除了基本技巧的訓練外,可以從較寬的角度去學習,要像海綿一樣多吸收。每位老師都有其獨特的背景、專長,可以多多加以學習,剛開始不要去定型,要廣泛的吸取各類的資訊、知識,再依照自己的想法去過濾,沉澱出屬於自己的東西。除了聽演講、上課,閱讀也很重要,以我為例,在攝影方面所受的影響,不僅是閱讀與攝影專業相關的書籍,有很多是由早期的國家地理雜誌、Insight Guide等這類報導、旅遊書刊所獲得的。

        接下來就要多拍、多檢討,參加比賽也是不錯的磨練;學習攝影必須持續不間斷,略有心得後再進一步挑題材,拍一些系列性的東西,這就牽涉到廣度與深度;沒有計畫的拍,永遠拍不出屬於自己的風格,當然這需要靠心血與經驗的累積,再加上經過時間的考驗。因為你選擇了攝影,總要有自己的目標,不論是拍鳥類、山岳、運動、人文、風景…等等,都必須持之以恆、有規劃的、系列性的拍攝,也許經過數年,或數十寒暑,最後總有自己的東西呈現出來。

 










結語
 
        與君一席談,勝讀十年書。黃老師能在百忙中抽出寶貴的時間與桃會夥伴談攝影的心路歷程,真是大夥的福氣,當看完這篇報導後,希望能吸收老師的精髓,在攝影的路上走的更平穩、更長久,且能發揮所長,有所成就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桃園攝影月刊編輯群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